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单室茱萸属

单室茱萸属

”“……”“您也知道吧

  绿发神父一言不发。他低着头,右胳膊挡着脸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蓝发青年坐在他的柱身上缓缓移动,透明的液体从交合的地方流出,每次的起身带着穴肉外翻,高热将周围的一圈皮肤染上了诱人的暗红,如同浓郁的莓果浆汁,甜蜜却很快就会腐烂。“哈……”蓝发青年低声喘息着,皱着眉头却硬要摆出轻蔑的笑容看着神父。“您应该拒绝的。”“您为什么不拒绝我呢。”“我爱的神父大人。”“……”“您也知道吧,地狱这种东西……”——怎么可能存在啊。“我们的目标是以科学的力量凌驾于神明之上。”“所以……即使这样子,也不会有问题的,先生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就被神父的用力一顶吓得惊叫出声。“啊——!”神父皱着眉大力顶弄这坐在他身上无法无天玩了半天的人,在探寻到敏感点时,身上人的声音陡然拔高,眼角滑落泪水,全身剧烈的颤抖。但即使是这样……“哈……”“您输了……先生。”下一秒,他的嘴被堵住。神父皱着眉捧过他的脸,用力的啃咬着他的嘴唇。野蛮的接吻空隙,青年听见他的神父这么低语。“今天等着被我操昏吧。先生。”他笑了,指尖细细碾磨着一旁早已熄灭的雪茄。“好啊。”

  “啊、啊,太快了,小绿……嗯啊……不要……”“哈……”温热的肠道紧紧绞着探索者,小绿奋力的讨好身下的人,每次都顶到最深的敏感带,抽出到洞口附近又深深插回去。太、太过了……小蓝觉得自己像是在海浪上乘船翻滚,双腿被对方架到肩膀上,身体于是打的更开,甚至自己每次睁眼都能看到那根巨物在自己身体里进出的样子。“啊啊……”被拔高了一个度的甜腻声音不断漏出,小蓝用胳膊遮住眼睛,却又被小绿拿开。“叫我的名字,小蓝。”“哈,啊……小绿……”“说你想要吧。”“小绿……我、想要……啊啊……”“小蓝。”小绿双手按在小蓝的腰际,看着自己深爱的人,竟一时间感觉自己回到了和小蓝初遇的那个夏天。树叶与光影交叉着跳舞,风中的尘土沿着眉梢的轨迹路过。“你好!我叫小蓝!”浅蓝色的发丝似乎并不是那么听主人的话,但是头发的主人却不像这一团头发看上去那么难相处,他只是开朗的样子,开心的笑着。一时间,小绿竟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。萍水相逢,竟是他乡之客。”曾经小绿一直都是这么想的,所以他永远挂着一成不变的谦和微笑。但是当遇到小蓝之后,他觉得自己渐渐的被他瓦解了。小绿闭上眼笑了笑。或许该庆幸吧。

  “不,我不是上帝,您把我想的太伟大了。”“我只是神的追随者,是信徒的摆渡人。”绿发的青年笑了,白袍拂地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蓝发的青年从西服内侧拿出一支雪茄。“抽吗,先生?”“先生,我是不抽烟的。也劝您少抽,过于无节制的话,您就要跨过阿克隆河了。”蓝发青年闻言笑了,却并没有把雪茄放回去,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短短一截蜡烛。“果然我不大想去那种地方。可是先生,”他看向绿发神父。“您不是现世的米诺斯,您大可洁身自好。”“您这样可是对神的不敬了。”绿发青年摇摇头。“您可真会开玩笑,这种东西不曾经还是‘神草’么,人们趋之若鹜的使用它,怎么如今我用一点,就是对神的不敬呢。”蓝发青年笑了笑,拿着蜡烛的手伸向旁边的烛台,又用燃烧的蜡烛把雪茄点燃。“您知道么。”他吐出了白色的烟雾。“神父先生。”“我不怕下地狱。”“耶路撒冷的地下是我的归宿。”绿发神父看着他,一直微笑的表情也因为这句话有些发僵。“我想去狄思城的内部,前往第七层的第三环。”“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您。”——在这之前,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。

  小绿射在了小蓝体内,在这之前,小蓝已经射过了两次。“我带你去洗洗吧。”“嗯……”浴缸的水暖暖的,清洗着二人身上的狼藉。“小绿……”“嗯?”小蓝看向他,眼神里满是不安。小绿看着他的样子,叹了口气,把他抱进怀里。“我爱你。”“在你向我告白之前,我就爱上你了。”“小蓝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小蓝的脸霎时变的通红,他害羞的低下了头,最终又抬起头来,在小绿脸上留下一吻。“好。”-FIN-

  好紧……小绿的额头沁出汗水。初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31 01:29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篇:为了不让玉茎过早射出来   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luohuanrong.cn/danshizhuyushu/321.html